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澳鑫移民—专业办理澳洲移民:457、186、187雇主担保、澳洲留学、澳洲房产业务。
澳州资讯
当大数据遇上社会信用 或成"国家全面监控"?

 

据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一份报告显示,已禁止超过700多万人登上飞机,并有近300万人被禁止乘坐高铁。

 

从这些公示中可以窥探出北京]雄心勃勃的计划,即要在2020年前构建一套“社会信用系统” (简称SCS)。这个拟议的系统,旨在通过对14亿公民的“信用度”加以评分、“奖励守信者”和“惩罚失信者”,从而改善个人行为。

 

Liu Hu, 43岁的重庆记者告诉澳大利亚广播公司,他去年五月预订航班时,才发现自己被这一系统列入了禁飞的黑名单。

原因是Liu先生在2015年输了官司,而法院判决的罚金逾期未缴。

 “没收到钱,也不通知我,然后默不作声地就把我打进黑名单,真是莫名其妙啊,”声称早就交纳了罚金的Liu先生说。

正如其他700万因“不诚信”而被列上黑名单的人一样,Liu先生除了不能坐飞机而且不能入住星级酒店、购买房屋、度假,甚至禁止他九岁女儿就读私立学校。

 

就在上月20日,中国当局宣布他们还有意冻结失信人员的资产

 

为献血者和志愿者提供奖励加分

 

随着这一全国性的系统全面铺开,几十项试点社会信用系统已在多级省、市地方政府层层推进。

 

例如,江苏苏州的积分制度是信用分在0至200分范围内,起始分数为100分。

人们可以通过慈善行为赚取积分,或因违法等被扣分。

根据当地警方在2016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信用评分最高的苏州居民有134分,他们献出一升以上的血液,并累计了超过500小时的志愿者服务。

苏州官方表示,下一步将通过信用系统来惩罚人们的违规行为,例如公交地铁逃票、在电玩中作弊,以及预定成功却不来入住等行为。

深圳也于近期推出了人脸识别和网络曝光的方式来打击违规行为,例如行人闯红灯。

 

 

早在2004年厦门社会信用体系就已经开始投入使用。据报道,拨打黑名单上人员手机时,除了拨号音,还会听到以下提示信息。

“您所拨打的机主是‘老赖’。”

 

分析公民的消费行为

中国商业企业亦开展了一些试点项目,它们使用复杂的分析系统来剖析顾客,以此完善将在2020年正式推出的如人脸识别和网络曝光等先进技术。

例如,芝麻信用是由阿里巴巴旗下的蚂蚁金服开发的商业信用系统。

该系统使用了阿里巴巴“支付宝”的算法和数据,通过用户的消费行为和偏好等因素对他们进行评分。

 

“例如,每天玩电子游戏十个小时的人会被认为是一个闲散的人,”芝麻信用的技术总监Li Yingyun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再有,经常购买尿布的顾客会被认为可能是一个家长,而且他们也比较有责任心。”

根据官网的说法,尽管芝麻信用公然使用这些数据来分析用户,但他们目前并不会和中国政府分享这些信息。

 

无线网络监控器、夜间拍摄和大数据

与此同时,最新报道显示,中国的一些地区采用了被称为“一体化联合作战平台”(简称IJOP)这一高科技全方位监视系统。它可以汇总公民银行记录,电脑使用信息和过往法律记录。

 

报道称,它与社会信用系统平行运作,并通过多种来源或“感应器”收集四方信息。

其中一个来源是监控摄像头,有些摄像头自带面部识别和红外线功能,具备“夜间拍摄”功能,被放置在一些警方认为敏感地点。

还有一个来源是“无线网络监控器”,它搜集电脑、智能手机和其它联网设备的唯一识别码。

一体化联合作战平台据说还可从安检点收集到车牌号、身份证号等在内的数据。

“他们基本上就是在监控和监视公民,特别是那些被当局认定的重点人员,”人权观察组织高级研究员Maya Wang告诉澳大利亚广播公司。

 “一体化联合作战平台会向警方发送可疑人员的名单,这些人可能因此会被拘留。这一社会信用系统还可能通过小惩戒、警告等不同方式对公民进行管教。”

 

结合这些项目能构建社会吗?

 

如果中国政府在2020年之前能够将各地的试点项目和庞大数据有效地连接起来,它将能够行使出令人生畏的对社会和政治的控制力,并“先发制人地塑造人们的行为”,中国国家安全方面独立顾问Samantha Hoffman表示。

高级研究员Wang女士则很怀疑中国政府真得能够 “圆满完成”这一系统。

“光公安部就运行好多套数据库,而地方当局也有各自的数据库,” Wang说道。

“很难想象这些数据库如何互联互通,以及它们的数据更新。”

“我猜它们在某种程度上有更新过,但并没能做到无缝整合,多系统整合非常困难。”

正在帮助建立全国社会信用系统的上海财经大学金融学的Hu Naihong教授,似乎也认同这一观点。

“最高层设计,制度性框架和指导文件都已到位,但仍然还有许多细节尚待完善,” Hu Naihong教授于2017年浙江会议上表示。

“最严重的问题就是所有平台都在拼命收集各类数据,而相关法律理论还没有跟上。”

 

现有算法会将无辜的人列进黑名单。

 

2015年江苏16岁少年Zhong Pei因“失信”而被列入黑名单。原因是此前一场车祸中他的父亲不仅丧生而且还导致了另外两人的死亡。

Zhong Pei花了四个月的时间才变回“清白之身”,并能乘坐火车到大学报到。

北京新桥律师事务所的Li Jinglin,律师表示,目前社会信用系统试点方案主要针对两类人群:不服从法院判决或欠债不还的人;以及那些影响“社会稳定”的异议人士或其家属。

专家们说,在未来几年中仍有待回答的问题是:“改善社会”与“管控社会”的界限应该划在哪里。

 

 

 

澳鑫移民独家报道,未经许可不得使用,不得转载、编辑。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本公司联系。

文章采编自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图片由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提供

 

 

 

 

澳洲移民就找澳鑫
400-6262-543
全国咨询热线
雇主担保移民评估 投资移民免费评估
澳洲移民局官网 澳驻华使馆网站 雅思考试官方网站 中国驻澳使馆 澳驻上海领事馆 澳税务局个税说明网址 托福考试官方网站